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项目

东莞垃圾分类试点四年太天真不理解被砸了环

发布时间:2019-03-05 18:22:38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东莞垃圾分类试点四年:太天真、不理解、被砸了环保站“孤岛”

嵇大昕为住户配了一百多把钥匙,但四年来,来环保站自己动手分类垃圾的只有两户。

四年前,一对台湾夫妇在东莞的小区设立了一个垃圾分类的环保站,相信“这是大家的环保站”;四年后,他们觉得自己太“天真”。

嵇大昕为住户配了一百多把钥匙,但四年来,来环保站自己动手分类垃圾的只有两户。台湾垃圾分类的成功经验一一失效,更多的住户只是把垃圾放到环保站门口,转身就走。

“有的住户不理解垃圾分类,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,说‘没钱,收垃圾’。小区里带孩子的老人看到小孩往环保站跑,也会喊住他们:‘别去,那里脏’。”

谁也没想到,世纪城环保站会被砸,三处地方被写上“垃圾”二字。

这是一个民间自设的垃圾分类站点。四年前,由在东莞设厂的台湾夫妇嵇大昕和谢仁贞在自家小区建立,一间小房,约5平米。“当初信心满满,只想着带动业主们来做垃圾分类。”谢仁贞说。

2000年,北上广等8座城市成为全国首批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城市。但国内城市真正出台相关管理规定、展开对应试点工作,则要到2011年前后——这一年,台北做到生活垃圾零掩埋,分类被证实对垃圾减量是卓有成效的。台北的成功,令大陆城市看到希望。

2011年6月29日,广东东莞市正式启动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工作,世纪城环保站正是在一个试点小区里诞生。它的艰难生存,正是大陆城市垃圾分类推广的尴尬缩影。

最初的“天真”

2015年1月16日早上,谢仁贞像往常一样来到环保站,却发现摆在门口的废品被砸了,地上满是玻璃、陶瓷碎片,门和墙上三处地方被涂上“垃圾”二字。2月3日,嵇大昕发现有业主向住户发放了公开信,反对环保站:“如果孩子们成天与垃圾为伍,鸡窝里能飞出金凤凰吗?”

“当初建立环保站是一种蠢……”谢仁贞最终没说出“愚蠢”二字,改口道,“天真和冲动吧。”60岁的谢仁贞谈起这件事,双唇不时抿紧,“环保站再这样做下去,没有意义”。

这件“没有意义”的事,他们已做了4年。

1990年代,这对夫妇从台湾来到东莞办厂、定居。2010年,夫妇俩加入了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慈济会”),后者在环保领域倡导“简约生活,落实环保于生活中”。

2010年,谢仁贞在自家阳台做起垃圾分类,嵇大昕很支持。小区里的台湾朋友会把自家可回收的垃圾送到他们家,托他们分类。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把垃圾送你们家里。”谢仁贞仍记得当年朋友们满脸的歉意。后来,更多送垃圾到环保站的居民只是放下垃圾就走,什么也没说。

这一年,东莞市拟在一些高档小区试点垃圾分类,对各小区进行调研考察。第二年,东莞推出42个垃圾分类试点小区,夫妇所住的世纪城国际公馆一期、二期便在其中。

那段时间里,世纪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经常带人来参观她家阳台——物业公司想借助嵇大昕夫妇的示范作用,推广垃圾分类。但频繁的参观和邻里送来越来越多的垃圾,让他们吃不消。谢仁贞跟物业公司提议,由自己和老伴牵头,物业提供场地,在小区里建一个环保站。为了办好环保站,谢仁贞还特地回台湾,“从南到北至少十个环保站‘取经’”。

环保站分为两部分,一边用于垃圾分类和二手物存储,另一边可供社区志愿者享用茶歇,周末举办环保宣讲活动。这是台北环保站的做法,也是谢仁贞理想中的环保站。但物业公司最终提供的,是小区一号街三栋一楼走廊尽头一间小房间。朋友和支持的业主捐助了门和安装费用,分类回收桶也是朋友工厂用过的工业胶水桶改成。

教住户学会垃圾分类的标准,懂得资源再利用,从而节约资源,从源头上减少垃圾。这也是这对台湾夫妇最初的设想。为此,嵇大昕为环保站配了一百多把钥匙,分发给住户,方便他们进出环保站进行分类垃圾。

这对台湾夫妇都相信,垃圾分类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,相信每个人都会来投入。“这是大家的环保站。”嵇大昕坚持。

2015年1月15日晚,东莞的世纪城环保站被砸,三处地方被写上“垃圾”二字。

错位的现实

很快,谢仁贞发现自己想得过于乐观。

从环保站建立伊始,住在三栋的郭静瑜就开始进行垃圾分类。家里上小学的孩子会把学校的牛奶瓶带回环保站。他们还在自家办的工厂里,用废木板和旧皮革做了一个纸张回收箱,回收所得作为员工的福利金。

“这是在拯救地球,大哥是在带我们行善,给我们下一代人一个好环境。”郭静瑜一家还为环保站添置了风扇、灯和灭蚊器。

但是,试点小区里一千多户人家,像郭静瑜一样做到自己分类垃圾的,只有另外一户。

用口诀让人们记住垃圾分类方法、用玩具吸引小朋友参与垃圾分类、用甜品吸引老人自愿加入分类队伍……这些台湾垃圾分类的成功经验,在世纪城环保站一一失效。更多的住户只是把可回收的垃圾一袋装放到环保站门口,转身就走。嵇大昕虽无奈却也欢迎:“业主的意识还不强,起步还比较慢,可以说我们做了五年,还是在萌芽阶段。但有一个好处,就是大家的环保意识会越来越强。”

嵇大昕每天上午不得不花上两小时进行分类整理,周末垃圾一多,他们只能请来慈济会社工帮忙。

湖南人徐正亲和嵇大昕同龄,但凡家里有可回收的废品,他总攒着,拉着小车走二十分钟送到环保站。尽管如此,他并不想过多参与环保站。“老嵇分类仔细,能坚持。我可做不来,耐不了这个烦。像我现在这样多自由,每天钓钓鱼,到处转转,聊聊天。”

谢仁贞估算了下,目前大概有一百多户住户送垃圾到环保站,四分之一来自附近小区,至少有五十户是台湾人。

距离世纪城国际公馆10公里的愉景花园,业主刘绍仪也带头做了一个环保站。“住户能把未分类的垃圾拿到环保站,已很成功。”跟世纪城不同的是,在刘绍仪的感染下,小区业主加入了环保站志愿者队伍,目前队伍已有三十人左右。

本末倒置的误解

“现在本末倒置,变成我们是在……”谢仁贞叹了口气,一字一顿地说,“收,垃,圾。”这导致小区清洁工对环保站有些反感,觉得这对夫妇“抢”了清洁工的垃圾分拣回收生意。

“有的住户不理解垃圾分类,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,说‘没钱,收垃圾’。”谢仁贞讲起这些,觉得好笑又无奈。

“台湾的环保站,被称为‘老人家的居老所’。”谢仁贞却发现

东莞垃圾分类试点四年太天真不理解被砸了环

,小区里老人对环保站的支持很低,“老人看到小孩往环保站跑,会快速反应:‘别去,那里脏。’”环保站不收厨余垃圾和卫生间废品,所有可回收物品都清理过,站点每天打扫,没有异味。但他们并没有去解释。

“大哥分得最仔细了。”阿香做废品收购,每周一都会来环保站收购废品。她知道环保站是为了带动垃圾分类,也知道他们回收所得都用于公益事业,总尽可能以最高价收购。

住户送来的垃圾,大部分可以回收。令嵇大昕感到可惜的是,还有很多可以继续用。他总尽可能地挑拣出来:“垃圾分类的目的不是为了卖废品做公益,而是回收资源、节省资源。这些是二手物品,放在这里,谁需要就可以来拿。”被居民拿走的物品包括轮椅、助步器等。

不过,再利用的仍属于少数,环保站室内已装不下再多旧物,剩下的可活动范围只有一平方米左右,部分旧物只能挪到走廊。走廊的架子上也放满旧衣物,准备寄给有需要的贫困地区。

有业主坦承:“东西多了,看起来确实会不舒服。”嵇大昕夫妇跟物业反映地方太小,东西放不下,希望换大一点的场地。物业公司都表示没有合适的地方。

在物业公司看来,环保站属于业主自设,公司免费提供场地,已是非常支持。“我们在公告栏上贴海报宣传环保站,每季度也会发短信给业主,让他们把垃圾送到环保站。”世纪城物业客服副主任毛富裕告诉南方周末。

谢仁贞认为环保站是为小区服务,应该得到物业支持。2013年中秋节小区办晚会,环保站准备了节目介绍分类回收,但被物业公司否了,理由是缺乏娱乐性。她否认物业公司做过所述的宣传工作,更称:“他们对我们,是又爱又恨。”在她看来,环保站的存在有利于小区申请垃圾分类方面的补贴,而这才是物业公司为环保站提供场地的原因。

根据东莞的工作方案,市财政会补贴垃圾分类试点。嵇大昕夫妇听闻小区物业公司拿到试点补贴资金,更认为物业公司对环保站的支持力度不够。不过,南方周末向世纪城所属的东莞市南城区求证,爱卫办工作人员张沛森表示,世纪城国际公馆试点确实获得垃圾分类试点小区补助,但并非直接资金补贴,而是以垃圾桶配备、试点垃圾清运配套等形式落实。

2015年1月,南城区针对试点小区的分类垃圾桶损坏情况,更换了80个分类垃圾桶。但在嵇大昕看来,提供垃圾桶、垃圾袋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:“政府现在推行的垃圾分类方案效果很差:业主是一袋装,收垃圾的也是一车装,到了垃圾中转站后只是进行大致分类,基本也是一车装。”

环保站垃圾分类非常仔细。谢仁贞正将牛奶盒剪开,将纸类和塑料分开归类。

“唯一”的反对声

“改除习气,不与人计较声色,要和自己计较是否精进。”

“为大爱付出的爱,不会有失落感。”

环保站门口墙上贴着公益事业捐赠统一票据,票据上印着这两句话。这四年,嵇大昕夫妇将环保站回收废品所得的一万五千元都捐了出去。夫妇俩一直给自己打气:“我们节约了资源,还做了公益。”

1月15日环保站被破坏,像针尖,扎破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心。但谢仁贞没有报警,没有追凶,也没有索要赔偿,这似乎成了一件“合理”的事情。

嵇大昕夫妇、物业公司都把嫌疑人指向了环保站曾有过的唯一反对者。

四年里,环保站收到的唯一投诉来自一位舒姓业主,他是一名律师。有一回嵇大昕在整理垃圾时,这名业主气势汹汹地过来,把废品扔到外面大路上。物业公司也曾多次收到这名业主的投诉。

但舒先生向南方周末否认自己砸了环保站门口的物品,但他坚持反对环保站:“第一,所有环保站都应有政府批文,所以这是一个个人的、非法的垃圾站。第二,无论是否有批文,环保站都不能影响小区消防安全,但他门口堆放了大量木材、衣物、纸箱等易燃物,存在消防隐患。第三,公共空间属于全体业主所有,环保站不能占用。”写公开信的正是这位舒姓业主。

事后,物业公司开始腾出原先放建筑材料的仓库,挪出一半给环保站。对物业公司的处理方式,谢仁贞并不满意:“那里太潮湿了,废旧物品放里面很容易发霉。进行分类时,里面空间也不够,还是需要搬到外面,更阻碍通道。”

夫妇俩也产生了分歧。谢仁贞决定关停环保站,她开始把嵇大昕保留的二手物品搬出来,准备卖给废品站。嵇大昕很生气,赌气道:“这环保站不做了!”“物业必须给我们换一个新的地方,那个业主也要跟我们道歉。否则我就不做了!”向来温和礼貌的嵇大昕第一次这么激动,“这是大家的环保站!”

过了一会,他的肩膀松下来:“我希望能做下去。”说完又低头绑一摞课本。

标签: